2007年10月29日星期一

你不知道

女儿跪在灵牌前

两行泪水直滑而下

眼神里透出那愁与怨

你说你会一路照着我走

现在我跌倒了

你在哪理?

我回头一往

一路上都是我一个人

孤单的脚印

你呢? 你在哪?

呐喊的回声 震破了她自己的心

似乎听到 玻璃破碎的声音

许久 才听见幽幽地

其实你看到的脚印

并不是你自己的脚印

而是

我背着你走过的脚印

8 条评论:

~ 说...

看不见的,都存在。
看得见的,不存在。

因为看不见,存在心里。
因为看得见,存在脑里。

#%℃ 说...

常常人家为我们付出
我们一丁点也不察觉

有句话说
真正的体贴
是你根本察觉不到的

#%℃ 说...

我也曾埋怨过,但当我真正去我所要求的那件事时我才发现,我的埋怨根本是多余不合理的。知道错后,就要下定决心别再犯错了!

匿名 说...

哈哈这让我想起泰国鬼片shelter里的那男主角一辈子背着他鬼女友。。哈好啦不曲解你的作品我了解那种感受哈。。
功课交上来咯。。哎又是篇越写越长的,其实就只想说最后一段的东西嘛晕。。
对不起啦阁主。。

知。道

记得当时我躲在爹身后看他。不,应该说是爹脚后。那时我还长得不够我那威猛爹爹的一只脚高。面对着一大群人的他也差不远。
但那年十岁的我却不明白十一岁的他怎么能在一群大人面前这样子说话。在那种事情过后。他没有抬头过但也只有两个大人蹲下身子来跟他说话。其他大人都是直挺挺的站。盯着他。
只听蹲着的麻名阿姨柔声的问他:你认得那些人吗?站在侧边的我清楚地看到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知怎么的,只觉得他整个人就像块冰。让我这么远都觉得冷的一块冰。他眼晴呆木地盯着麻名阿姨但我觉得他并没有看着谁。
你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找他们出来,为你父母报仇。坚决地说到最后一句时,武吉叔叔话中已透出一阵恨意。这武吉家最年轻武者的杀气。
他听了没有反应。好像他从来不需要给任何反应。但大家都等着他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坐在地上痛哭啊抱着叔叔啊跟大家说他的父母怎么被。。但他没有,从那事发生回来过后他好像真变成了块冰。
忽然,冰动了。他走向武吉家的阵容来。还是目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只是这次在他眼晴前的已换作是我而不是叔叔。他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来,我只心中寒意越盛。突然发觉他那双眼晴有些奇怪,但却还有些距离让我看不清那古怪的地方。
他停在爹面前,看着我像是对我说:大伯,我知道他们。顿了一顿,再缓慢的逐字说:
每 一 个。

匿名 说...

他虽平淡的说但那无尽的恨意和杀气却还要胜过武吉叔叔。
半边身子藏进我爹脚后,我的手不由得捉皱爹裤脚,而我看爹也皱起了眉头。
我会亲手杀了他们。像是通知过我爹他紧紧闭上嘴。那神态分明是再也没什么好说。
忽然,站着的麻名家人里冲出了一个女人。她跑向爹面前大声骂道
“你们武吉家全是没用的家伙!还是当初那死鬼死缠烂打硬要我们麻名家把惠子嫁给他,说好什么会照顾好我们麻名家的千金!这一定是他自恃武功高强到处结仇惹得仇家找上门来!自己死了就算还要连累我家惠子给那班禽兽。。。啊,现在你们还要让一个小孩给他们报仇去!”
爹只铁青着脸,其他武吉家人也脸色难看。
“这小孩还能做些什么?我看他根本像足他爹那样没心肝,父母死了连一滴眼泪都没流!”
指着矮小的他,她没停口的说。我看着他。
他还是那块毫无动静的冰。
忽然他身形一动,闪电般的手法拔出我爹腰间的剑,回手在脸上一画。在眼皮下划开道口。
麻名阿姨还在他身后但他又仿佛是对着我说。
还是那口气。
二姨,妈说过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也想流泪。
他这时看起来象真流泪了。流的是血泪。

但他面前的我却比谁都清楚他没有流泪。
因为我终于看清他眼里的古怪是些什么。
他的眼瞳原来是一湖泪水。
而那些泪水有些流到了虹膜。
但它们永远流不出来。
所以他眼睛的虹膜是蓝色而瞳孔是黑色的。
蓝色是因为流到虹膜的水不多所以虹膜浅。
黑色是因为流不出的那湖深。深不见底。

阁主 说...

哇噻,我实在没话说了。
佩服到底!
朋友,你可以考虑投稿到报章上了。
我相信中稿率很高。

阁主 说...

年尾的学校很忙(女仔很忙〕
赶着一堆的成绩册
还有要收书派书买书卖书
把一些未完的课业弄完搞完
上阁也是来匆匆去匆匆
来去一阵风
眨眼不见 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东西
在想会不会是我忙昏了大头
看错了哈
不论如何
谢谢各位的支持!
待小女回来定好好服仕一番!

无名 说...

是呀,我也是想问,匿名有自己的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