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0日星期六

久违 + 匿名’羽毛




好久久久久没更新小阁了!
一般上若逾上此情形,只有两个原因,
一 ,是我有问题;
二,不是我有问题,废话,我指的是,电脑有问题哈

这一次,是电脑有问题。把中央处理器 抓去手术室开刀,医了很久。
医生说是细菌感染,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从阎罗王那里申请逾期逗留证,
现在希望能做个永久居民身份给他,这样对他也公平些。当然,医生们还在研讨着该如何完成此特务..而我,每天除了要定时送飞吻给他还要不时帮他清理障物,迟些可能还有什么物理治疗的,哎,谁叫他是我家老宝。

~匿名’羽毛

以下是一位阁友在意见箱留的些字目,把它放在阁上,方便我随时温习温暖。虽阁友谦虚说是胡言乱语,但我想,哈,都说谦虚嘛,高兴就好!谢谢您的高抬贵手,让小阁子添色不少,阁主衷心感激并珍惜着!

...
顿时,整个世界凝着了。

尤其我。

只有那羽毛在飘。

飘呀飘。

世界都暗了下来。

只剩那羽毛。


飘呀飘。

眼看它快着地了。

不能让它碰到地上的。

我却一动也不动。

不能动。


最后我急得“啊”一声

只那一霎那

终于

羽毛好像顿了一顿。


..
阁友看图做文章的能力还真好,随手两笔就成一文在下只有佩服二字!谢噢!

7 条评论:

匿名 说...

匿名在这里跟阁主问候声好。
欢迎阁主重出江湖!
愿你这把宝刀以后生生性性,好生陪阁主您闯荡江湖,人剑都不要有问题才好!
奇怪了,我怎么看自己的语气都不像谦虚。。
呃阁主您是不是太久没踏步江湖所以把咱兄弟的真心话搞糊涂了哈哈。。
说真的,是贵阁的风水好,让在下每逢来处必生灵感。。
不过话还是那句,这个阁是阁主您老人家的,在下还是不能强压地头蛇的。
若阁主您再不拿真功夫出来,一味拿在下来推搪骗贴哈,恕在下。。
废话完了,学生的功课照要交的。。
(这就请别再贴出去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匿名 说...

只眼前一黑,再看,羽毛已经在地上了。
我终究没看到羽毛动地的那一刻。
只觉得难过得像心也一起掉在了地上
我终于像是解了部分的捆搏术,僵硬的走过去。
蹲下,把我的心和那羽毛拾起来。
颤抖的手拿起那羽毛。
感觉它好象你一样重。
却到处找不到我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发现自己正泪流满面地蹲着。
这世界好像只剩我和羽毛。
什么都没有,没有你。

我只抬头想找你。
忽然头上那很亮的光里头闪过了一根羽毛。
我不由一呆,它却已经飘到我眼前。
一动手,它已紧紧的握在我手里。
正想仔细看
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轻轻动了一下。
转头一看,原来是你


的羽毛
我急忙把它抓了下来。
心里正慌,一抬头,脸上又贴了一根。
拿下那根,张开反射闭上的眼睛
却发觉空中已满是羽毛。
我放开手中的羽毛,眼睛努力的在羽毛中找你。无情的白光清楚告诉我你不在。
你在。在我看不着的地方。

这是唯一你能做的吗?
我像是明白了,坐了下来。
泪流满面地坐在地上。
安静的任由那些羽毛落。
由你。

过了好久
我想
好,我得看清楚它们。
抬头,伸手抓着一根。
然后
我就醒了

匿名 说...

在医院醒过来。
原来自己不知怎么地晕了过去
想起来应该是在羽毛动地那一刻

身边的人说我那时怎叫都不醒。
送到医院里后莫名其妙的动了个紧急手术。
医生说得挺严重的,反正就是脑子出了些挺麻烦的状况。
听他们说那次手术动了好久,好久。
那时醒来了过后张开了眼
只看见病房里也都是一片白。
忽然觉得好冷。好冷。

后来,我问起他来。
在我身边附近有看见羽毛什么的吗?
他一听,皱了眉头起来想。
过了一阵慢慢的松开了那眉头
说:“不知道”。


哈哈,天呀我可没想到这会一发不可收拾,实在。。
对不起啦阁主。。
就别贴羽毛了,这功课算是完了吧。
看来你这阁真邪门的紧哈!天呀我这像部落多过像意见,数数竟然近千字了汗。。
呃两个图嘛哈哈。。
真是对不起啦!
呃我下次会收敛的!
(阁主:哼,还有下次!你给我____________!任你填哈!)

小A 说...

好一个功课!由我第三者眼光给你打个大 A+ 吧!

匿名 说...

谢啦!不过你这算是comment的comment了哦哈哈。。

阁 主 说...

哼! 还 有 下 次! 你 给 我- 再 继 续 努 力 下 去!
哈 这 是 阁 主 说 的 话 喔~
加 油!

匿名 说...

遵旨!多谢阁主大发龙恩!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