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4日星期三

回 归 * 箭与歌


等 待 着

却 也 失 望 着

你 并 没 有 再 回 头

就 象 一 起 看 过 的 那 颗

哈 雷 说 他 会 在 七 六 年 之 后

再 次 光 顾 月 宫 旁 的 蓝 绿 可 爱 小 球

你 并 不 是 哈 雷

当 晚 的 也 不 叫 哈 雷

你 没 再 回 归 到 我 的 天 空

再 反 复 经 过 太 阳 后 化 成 了 那

碎 片 并 飘 散 而 去 或 许 像 破 碎 后

宇 宙 间 的 鱼 雷 一 样 冲 向 了 巨 大 的 行 星

壮 丽 无 比 的 火 球

结 局 将 只 有 死 无 疑


The arrow and the song

I shot the arrow in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so swiftly it flew, the sight
Could not follow it in its flight.
 
I breathed a song into the air,
It fell to earth, I knew not where;
For who has sight so keen and strong,
That it can follow the flight of song?
 
Long, long afterward, in an oak
I found the arrow, still unbroke;
And the song, from beginning to end,
I found again in the heart of a friend.

回 归

等 待 着

却 也 失

13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一看反而觉得还是汉译版比较有那味道哦哈哈。。我还真贱!不过那译者挺厉害的,定是个文学强者。。。
哇阁主怎么回来一出手就是黯然销魂掌啊哈哈。。宇宙那么大,阁主您还怕流星少吗哈!你应该知道好多星球都是从旧星体的死躯碎片而生的。那流星有他去处吧。。
黯然销魂掌也像七伤拳,多使是不好的!您老人家还是摆回你的本派武功吧。。
呃,回复阁主,那箭图的功课我一时半刻还没能弄得出来(最近有点忙。。),迟些臣必定把它完整呕出呈上!望阁主开恩!
在下换个方式做功课来啦老师!
不过说真的,你这阁还真是益我不少。。改次要增建修复什么的算上我一份!在下一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哈哈!先谢过你啦!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自己挺喜欢这篇的虽然写得太赶。。

匿名 说...

流星

九月十四日。
她确定是去年那天。
隐约记得那天晚上他还给自己打了通电话。
眼看他们像两股相知的水气快要结成一团云时。天空忽然冷下来。让他们两个慢慢变成两滴不相关的水点,往各自的命运落开。
肯定是,她已仔细的想过好多遍了。
就在九月十四日那天过后。

他忽然变得对她好冷淡。像那大雨过后刺骨的冷。连续喝进口里第十杯开水的一样淡。
还带些苦。之前的酒逢知己千杯少乍然变成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身上的热情像是一股脑的都留给了那女子。像是回报她多年来对他的用心。
可是她是多么的平凡的啊。他不是曾对自己说过只有真正了解彼此的两个人才能在一起吗?
这样才能在那心里没人去到的地方找到对方。在那里好好的陪伴,没有掩饰地给对方爱。
他当时只两眼炯炯有神的看进自己心里的那地方。吓得自己忙低下头,不敢看他。
可笑的是自己现在也以同样的姿势低着头。

我抬头苦笑。也许她真的去到他那地方。把自己给赶了出来吧。。。也许她更适合他吧。。也许已经不只是也许。
呸,都快走了还想这些干嘛。。就是快走了才要想。。自己心里另外一把声音又说。
深呼吸,擦了擦那差点破堤的泪水,暗骂自己没用。正收拾着东西也能呆坐那么久还让自己红起了眼眶来。提了提神,马上收拾起那些旧东西起来。
忽然看见有本厚厚的书露出了一角。把它掀了出来扫开封面的灰尘,一看之下不由一愣。
原来是自己之前的日记。自从那天后,自己就拼命让自己忙也不让自己有任何发呆的机会。
也就自然的搁下了写日记,这种给自己细细品尝心里痛苦的坏习惯。
把日记打开,随手翻到了最后一页。

匿名 说...

九月十四日
1:38pm 星情:好 心情:好得不得了

虽然已盖上了电话好久,感觉却好像一直在跟不远的他接触着说话着。
原来思念可以是这样子的。
他说的晚安还好像一直在我耳边。
哈睡去咯。。

p/s: 正整理着床要睡时忽然看到颗流星闪过。我连忙跪在床上闭上眼许了个愿。
当时什么都来不及多想,心里的愿望只有一个。愿你幸福快乐。
我想我刚才赶得及让它听见我。
这流星会灵吧?

¸óÖ÷ 说...

哈我会原谅你身为人类的特质的哈
所以我一见就觉得这诗不得了
宇宙是很大 流星是很多
但就是没我遇到的份
是呀 那星死后就新星 可人世间
并不每样东西都酱
哈在下武力尚浅 乱出一招 闹笑话来
能让大侠您受益 阁主我也开心
好吧下回有什么东东就预你一份!

匿名 说...

晕!打了老长的ment电脑不给面子一下全不见了。。。懒得再打,只想说
如果说等不到,那就干脆飞出去自己当颗流星算了。。阁主你应该行的。。
如果说着太阳系没有,不是有片星系叫台湾吗哈哈。。

丽庭 说...

哎哎哎,所以说嘛,边做边收不就好咯哈哈
写得这么真实
是你自己的故事吗?
若你说是,我不怀疑你的历史
若你说不是,我也不怀疑你作故事的能力


“两股相知的水气快要结成一团云时。
天空忽然冷下来。让他们两个慢慢变成两滴不相关的水点,往各自的命运落开。 “
很喜欢这一形容,前阵子还在想着该怎样形容酱的情景
怎样写都就是不满 现在看到了 顿然心情舒爽一番
呼!所以说 多碰些美好事物 人也会年轻美丽一点哈
你的箭慢慢磨好后再射吧
不急不急 大侠肯在万忙中拨时间为在下之阁拔笔磨箭
在下已亿分感激 我相信不只在下期待着
其他人也会为你打气,加油喔!

匿名 说...

晕,历史重演,我....!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该听你的,阁主。。。
xxx,我只想说。
看回去很不满意,因为写着写着不自觉换了第一者身份说话。那《我抬头苦笑》的“我”还真刺眼。可以帮我去掉吗?哈哈我还真要抬头苦笑了。。
而流星那段也没那么亮眼。和被理解了。
我有点气急。
重点是九月十四日后那流星让她愿望实现了。那是我想说的。阁主看懂了吗?如果看懂,不应该有是不是我故事这疑问的。
天呀谁看懂了有感想,请告诉我。我会流着泪道谢。

匿名 说...

对了,臣在这里谢过阁主的加油。这部落不是只有我们俩在暗爽还有人了吗哈哈。。。
那箭图可还没动笔看要多阵子了而且还要写好了才一并拿出来这还要时间。。meanwhile阁主你也别偷懒了吧秀了一手就想全身而退?小心在下在背后给你一掌哈哈。。

小a 说...

有有有!还有小生我!
几天不见怎就思念我起来啦哈哈
我有时是忙了些所以总会留过了期的言
抱歉嘛 我贵人,所以事忙咯
放心吧,匿名大侠,你文章是有人看的啦
而且看得爽快
加油喔!

匿名 说...

不管已经走在哪条路或哪条路的哪段路上,痕迹是留下了,佛说心诚则灵,就算没流星划过,被祝福的人也会变得幸福。

没人理解是正常的。
人类本孤单。

#%℃ 说...

长 大 了 之 后
我 才 发 现
在 父 母 心 里
各 别 插 了 一 首 歌
那 是 对 子 女 爱 护
所 唱 出 的 情 歌

匿名 说...

谢谢小a捧场不过先说好我这匿名可不是什么大侠最多也只是只大虾不过我不喜欢吃虾所以还是叫我匿名吧!请小a楼下那位仁兄可不可以让出我这匿名之名来。。。人家可是跟阁主申请了专权的!阁主大人你老人家怎么不吭声?您要为小的主持公道啊!
好!既然弄得如此田地,我只好做最恶劣的作者,说清我要说什么。也许我写九月十四日那转变的悬疑不够吧?不然就是我功力实在不堪入目,呃是时候自省。。各位看官,这九月十四日不是巧合。他不理她是因为流星的愿望实现了。他不能跟她在一起,只能跟另一个她在一起。这样他才不会痛苦,才会幸福。这才是我想说的。我并不是在写些无聊的记事因为没有文笔秀。不过看来我写得像呜。。

丽庭 说...

喔。。。
没关系啦
反正你的风格是没人学得来的
人家一看就知
哪个是哪个
呵呵看喏 那是人家讲的 加油吧
哈哈
真抱歉啦 小女我“最近”
“有些”匆忙
可能会让各位觉得三两句像在搪塞
但要知
我哪片心会不真?
讲完一句,还是感恩!